原生家庭

早晨七时,隔壁房间隐约作响。岳母好像在责备儿子尿床,声音略显焦急又不太像。

我本想继续小睡。岳母在门外叫道:“坤坤流鼻血了。你快起来看看。”

待我起床。儿子已在盥洗台双手高举抵抗穿衣,热泪眼怜博人同情。

蛮牛脾气。我连忙上前安慰他。一切恢复如常,只是盥洗台点滴鲜红血迹令人有些担心。

岳母:“有点热重,乖孙别挖鼻孔。”

儿子脸蛋通红,神气焦躁。我不通医理亦无法判断病因。通勤路上,我反复查对了同类表征下的几种疾病,综合儿子近期感冒,推断可能是鼻粘膜干燥,上火所致。或许,这也算一种心理追认与自我安慰。

地下铁飞驰,同样的情景忽然一闪而过。

去年,坤坤流鼻血的时候也是早晨,同样身患感冒。不同的是,母亲慌里慌张的处理,至今还令人心有余悸。母亲匆匆忙忙叮叮当当带坤坤冲进洗手间。坤坤哭闹特别大声,母亲一边为他止血,一边责怪他不听话穿衣。母亲见我和父亲还在奢睡,泼口大骂。待我起床,盥洗台已染满血迹,坤坤看上去也不安宁。一家人鸡飞狗跳。

同样的事,不同的处理结果。我想到了很多。我能体谅与理解母亲处理孙儿突发情况的心绪混乱(我哥哥去世留下了心理阴影,母亲对待流血等疾病表征特别敏感)。同时,我也看见岳母与母亲处于同等文化层次的不同处事方式,一个冷静、一个焦躁,排除母亲受心理阴影影响,或许科学认知才不会让人盲目恐惧,见多识广,行万里路对于人的成长也极为重要;我也看见不同处事方式影响儿子的不同情绪表达,前者冷静坚强、后者脆弱哭泣。

他像行航的帆,风在塑造。

我们很难忽视原生家庭对于一个人成长的影响。大到社会周边、小至家庭学校。犹记自己高中六时点灯晨读,小试发挥失常,老师蔑我贪玩不思进取,父轻信其言,夫正值年轻气盛未解心态折堕,至今铭恨于心多年,无感不勤于治学之师者;母强父弱的家庭结构导致我青年时期言行怯懦,孩儿出生置于温箱,吾竟羞言报名探视,妻处月子动怒,尔后甚恐其落下病根;我也常因小事思绪繁乱、喋喋不休,不为天地英雄之所为。诸如此类性格,我克服多年仍未根除。时值东西城乡文化融合冲击之时代,城市与农村对待礼仪、孝道、情感的取态,皆因经济条件与环境不同而解读各异。家庭矛盾冲突加剧的可能性增大,情感层次更加丰富。比如城市人口偏向个体独立,农村人口则趋向家庭整体。城乡人口配对组成的家庭,城市人口侧偏向新的家庭经济独立,农村人口侧趋向大家庭(新家庭与父母家庭),故两方必然会在言行方面产生一些难以调和的价值观念拉扯,如若不能深刻理解家庭成员各个向度的思想价值,从中吸取教训,必将产生难以释怀的情感沟壑等待填补。如何让复杂的动态环境变成孩子健康成长的温柔背景,家庭教育或将更有意义。

记一次,坤坤在校午睡呕吐,老师家访反馈食量过多。儿子辩解并非如此,我教育的话锋立即转为宽慰的信任,他黯淡的眼神仿佛有了光。总之,儿子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。从他很多时候的表情言语反馈,我知道他能够轻易感受到成年人的情绪变化:快乐或者悲伤;他喜欢专注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打扰,他非常在意外界给予的正负评价,比如他想完美拼接一件玩具、他想得到武术老师的表扬。我们则需要同理心,洞察关于家庭也关于他的一切,引导他接纳自己,将外界误贴予他的所有情绪化、冷酷、焦虑等标签一一化解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