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儿习武

早晨,我与妻子一道陪同细儿习武。坤坤随队练习,动作生疏。

妻视问:“儿子把五步拳套路全忘了?”

我:“学习之事不可操之过急。”

妻:“习武多日,他还停留在初级班。真不像话!你平时要多督促他练习。”

我:“嗯。”

简简单单一句话。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平日,我下班回家大约七点。吃过饭,晚八点就是儿子上床睡觉的时段了。我偶尔也会让坤坤练习一套五步拳,他高兴时随即而动;他不高兴时,一头蛮牛谁也使唤不了,即便我动武也不屈从。久而久之,督促就淡忘了。一来身心困乏的我想休娱片刻;二则自己想利用零碎时间搞点文艺写作。

貌似这一切好像都是借口?时间就是乳沟,挤一挤总是有的。只不过我们要如何战胜生活给人的疲态与迷茫,身不由已的多向度需求将奔向未来的我们拉扯得举步维艰。

我们应该积极抢夺生活主导权?年长,我才渐渐明白人生的精力十分有限,我想要做的事情很多,一天的时间却非常短暂。

儿子习武时日长,也不长。因为课时不多,间隔周期太远。妻子想让儿子用最短的时间取得出色的成绩,现实如果没有一种强有力的督促练习,这确实不易达成。学习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,完全依凭外力的教育能否让他学会:处理问题的能力与方法、对待生活坚韧不拔的态度和毅力?我沉思良久。

妻子所言也并非毫无道理。学习必须树立既定目标,不以成果衡量,如何鉴别过程行为。不下硬功夫、不刻苦练习,如何所成?

督促练习,培养坚定意志;达到既定目标,反向鼓励主观能动性发挥。周而复始,业渐精进。教育似乎也是一个双向互动。

师兄弟有模有样打着五步拳,但见坤坤滥竽充数,我确实应该多多督促他。同时,我还想到了武馆管理。如开展武术文化内涵课程、为每位学员单独制定成长练习表单。坤坤入学几月有余,他至今还不会背诵《武德训》,吾身有责,武馆亦失察。

遵武德者,武之宗也。古人谓:未曾学艺也学礼,未曾习武先习德,缺德者,不可予之学。丧礼者,不可教之武。习者应不谋利而秉大义,不畏强而舍已身。言当守千甚行,须善始终。平常本虚怀若谷,心意以精益求精。持之以恒,属高尚之武德。以武强身,以德养性。

坤坤放课,情绪忽变,委屈黯然。妻问其故,他答:“别人都有奥特曼金卡。”

妻:“没奖励不要紧。下次我们多练习就会有的。”

儿子边走边哭。老师见状不忍:“坤坤今日表现良好,老师也发你一张奥特曼金卡。”

我连忙上前婉拒老师心意。坤坤今天的表现不应该接受奖励。

儿子仿佛不知内在逻辑关系。他接过老师的卡片便一个劲疯跑起来。车辆繁多,待我们追上他后,我狠狠教育了他一番。

坤坤蹲地抽泣,鼻涕转悬嘴边,混与口水不停吹吐。我一直不明白儿子为何会有这种犯混的牛脾气,爷爷奶奶宠溺塑造,还是天然基因本能使然,我们在原地待他发泄,强制可能导致心情郁结。

我:“爸爸理解你的失落和委屈。奖励需要依靠努力获得,哭泣不会让人得到尊重。”

儿子越哭越大声,或许他和我一样拥有一颗极其敏感的心。

妻:“爸爸妈妈也曾遇到过失败。失败不可怕,人生会遇到很多次失败。你是不是第一次失败,不知道如何处理?”

妻:“你要学会接受失败,下回我们一起努力战胜它,好不好?”

妻子抱着儿子走了一会。他突然扭哭着要大大瓶矿泉水。他将小瓶矿泉水倾倒在地上。妻子激怒,狠狠打了他几下。

“一瓶矿泉水虽然只要两元钱,这也是爸爸妈妈辛辛苦苦赚钱换来的,你知道这是暴敛天物吗?”

坤坤又开始吹吐鼻涕口水。此时,父母来电催促我们回家吃饭,儿子竟然已经纠缠了近一个钟头。我急忙上前宽慰他赶快回家。

坤坤:“我不回去。”

我严肃的推了推他肩膀:“快点走。”

坤坤:“我不走。”

我:“爸爸要生气了!”

坤坤高扬着头:“你打!我不疼。”

我压制不住胸中怒火,气急败坏扒开他的裤子。啪一声,打击屁股的发麻手掌竟感轻微灼烧。力道可能过于凶猛,坤坤歇斯底里的冲向了地铁。

地铁通道有一段缓长下坡,我小跑紧跟坤坤,心态渐渐平复。儿子刚刚经历了惨痛的混合双打。暴力永远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,此情此景,成年人难道只能束手无策吗?或许爱就是一种奇妙并且难以描述的心理反应。他受了委屈不知如何表达;他又想通过无理取闹满足自己的小小需求来验证我们会给他安慰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