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吒闹海

临近周末,锋会网页才制作完。除了纪念喝酒,也为生活增添几分别样志趣。兄弟们对此好评如潮。辉总提议大家聚一聚。樱桃红肥,待君采拮。

不巧,幼园推出儿童戏剧观赏活动。我未多想便报了名。一则孩子开眼界;二则传统文化熏陶。采摘樱桃暂时抛诸脑后,周六陪儿子习武,周日陪儿子看戏。

同时,岳父岳母想念乖孙,打算周六探望坤坤。母亲带病在身,让我张罗饭菜。留家做菜,儿子数周未曾练拳,恐怕自废武功;坚持习武,母亲又不可操劳。诸事顾全,決择艰难。幸运的是,探望之事最终改在下午,我能够应付。

周六清晨,我同往常一样携儿坐车前往武馆。纯数字车牌是老司机才拥有,此人开起车来却像新手。不停变道超车,我坐后排明显感觉急停惯性带来的阵阵头晕。儿子在旁叫嚷着晕车想吐。

一个优秀司机应该让乘客感到舒适,或许生活的压力让他不敢片刻悠闲,亦或性格使然。看着儿子难受的表情,我连忙开了一点车窗透气。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晕车,脑子天旋地转。

儿子最终还是吐了。幸亏我早早准备好塑料袋,否则肯定会道歉折财。此状,我已无心习武之事。即刻返归,我们又快到武馆。既来之则安之。我们到了武馆,视儿子状态再作决定。

下车一路,我询问儿子身体是否异样,告诫他吃饭应一心一意多咀嚼,不暴饮暴食,平时要多运动。爷爷奶奶娇惯的不良饮食习惯,一度让我感觉儿子肠胃消化能力不好。当然,晕车是一个复合性问题。我也存在麻痹大意思想,早点开窗透气,提醒司机均速行车,事情也许并不会如此糟糕。

我到武馆喂坤坤喝了一些温水。儿子依旧抱恙。我们休息片刻又返程了。

归家的公交车还算平稳,儿子看上去好多了。岂料,进站一个急弯。儿子叫嚷了几声,我还未拿出塑料袋,他没忍住吐了出来。公交车满地狼藉,我连忙向司机道歉,询问如何处理,我可以打扫。司机见我一大男人带孩子,没有责怪,他让我们赶快下车。我擦拭儿子身上的污秽羹渣,旁边有老年人递给我几张纸巾,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一座城市还有余温。

我连忙带儿子归家休息。喂温水,时刻观察他的情况。小家伙片刻间又生龙活虎了。下午,岳父岳母和爸妈玩牌,我外出买菜做饭。晚间,大家高兴团聚,我喝了二两,醉意甚浓,倒头就睡着了。

周日清晨,儿子有些抵触外出。他说自己不想去看《哪吒闹海》。我安慰他,“今日我们改坐地铁,你不会晕车,爸爸一直陪着你。”儿子昨日晕车呕吐两次,我也心疼。劳累奔波,小小年纪应该承载如此之重吗?扪心自问,为人父母,我们是否清楚自己给予孩子的人生指引到底兼顾谁的内心想法?小孩子无法选择,父母却不能不懂谦卑。不问结果,我只愿儿子从小适应大城市的生活节奏,光阴不那么无聊。

儿童戏剧馆在宽窄巷。我曾在附近小住几月,每晚散步好去处。谁能想到,我们再次见面的方式。巷子繁华如旧,我却老了。

剧场首先为小朋友普及了戏曲行当生旦净末丑、戏曲表演艺术手段唱念做打、川剧变脸等,我不奢望儿子弄懂,耳濡目染也好。大言惭愧,其实我也不懂戏剧。传统文化为何式微,传承与求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儿子在片场欢呼尖叫,毫无疑问,他很喜欢这部儿童戏剧;他总是这样口是心非,令人啼笑皆非。我从小有意识给他讲解一些传统神话故事,大闹天宫、哪吒闹海、后羿射日等等。近似无功利性的文化基础沉淀排上了用场,现场多幕剧情不用介绍,李靖、哪吒、龟丞相、太乙真人等角色,真人表演更加丰满多样。

剧中穿插了功夫熊猫、小猪佩琪等众多现代笑果元素;虾兵蟹将到台下活捉童男童女,孩子们入戏的“害怕”极了。演出人员创新舞台形式值得肯定,与此同时,过度使用网络语言对剧幕艺术性解构值得警惕,小鲜肉等网语少儿不宜、不伦不类,这不仅是传统戏剧在生存与艺术之间取舍冲突,更是现代传媒影响之下如何保持个人极致艺术审美的探究。

太乙真人给哪吒传授武艺,他们在舞台烟雾里环跑了几圏,哪吒便长大了。儿子说那是换了一个演员,大家哄堂大笑。童言无忌。幽暗色调、可怖音乐营造东海龙宫,竹马一就千里路, 中国人喜欢留白意境,儿子的鉴赏能力也该好好培养。

人若失了想象,生活怎会有远方?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