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地分居

两地分居。一方就像河边不停转动的老水车,竹筒紧挨竹筒倾倒着灌溉田地的清水;另一方则像飞翔在浩然长空的风筝。时而远远不见,时而轻风归燕。家是一幅美丽共构的憧憬,我们守护着老水车,也牵握着隐约的风筝线。

岁月不饶人,你偶尔感到疲惫。循规蹈矩望不到头的生活没了新意,家庭或者工作的各种羁绊令人忽然想要一个温暖的心灵港湾。

你开始收紧风筝线;你开始在远方呼唤。你想与远方拼搏的爱人每时每刻一起分享生活的琐碎与甜蜜;你想要家人给予拼搏的鼓励与爱的温暖。我们都需要彼此更好成全,然而相互的情感需求却没有完美嵌合。

你忙忙碌碌没有多大前景的工作,最近考虑是否换一份能够提高收入的工作,35岁这个年龄有些岌岌可危。早出晚归,你还得照顾孩子的起居与学业,担忧父母的身体与心情。你只有乘坐地铁才会感觉片刻放松与真实。你不会将脆弱与报怨分享给另一半。你等待爱人在远方说一句嘘寒问暖或者虚拟共担。人们往往低估了语言的力量,在你心中一切或许就是那样简单。你也并非不能理解另一半的繁忙,你只是忍受不了双方联络的长期断线。你不相信爱人没有半点闲暇,你渐渐过份在意爱人的回复,你认为这世间除了生死,能有多少大事?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,沉默令你苦不堪言。

你整日忙碌工作,事业可能如日中天,远方传来的简讯总是令你感觉不切实际劳烦。你觉得家庭情感只是生命中很小一部分,你不愿过多回复那一份“陪伴”,你甚至几天不与远方通电,你想一个人独处,你想做一些自认为有趣的事。

时间慢慢让误会产生了。你怨另一半没有家庭观念,天寒问暖、家常闲聊、为家人做一道小菜,平平淡淡的陪伴就是幸福感,你的爱人就是不能感知;你怨另一半不是事业坚强后盾,整日对你“穷追猛打”跳不出情感声索怪圈,你说这是一种“精神束缚”,河边的老水车变成稻田里的大风车,“遍体鳞伤”的堂吉诃德丧失了语言。

你非常失望;你委屈异常。你说爱变了。你说爱淡了。你无法在自己的世界独善其身,更无法在爱人的世界顺其自然。你毫无顾忌数落另一半的缺点。大家谁都不能理解谁。大家又谁都能理解谁。你陷入情绪的泥潭久久无法自拔。大家固执己见,你站在原地,谁都不愿主动上前一步。

至此,你决定转移生活重心,关爱父母和照顾孩子;或者你还是性格使然无动于衷,继续尽情忘我工作。你在朋友圈晒出幸福,实际你并不关心多少人关注点赞。你发现自己的生活有一块空白需要填补。你从不害怕孤独,美好的事少了最爱的人分享令人有些失落和乏味。你在深夜紧紧搂住自己,但愿有人饮水替你解渴。

你还是不习惯距离之感。成年人应有 自我疏通与修补能力。不要在意自己是一粒尘埃,你还有爱可以构建一座桥梁。你在生活的河流里捕捞,你在单向奔赴路上, 让我们长成一颗桃树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