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物千娇百态

妻子居家健康观察结束的日子恰逢五月二十日。分隔两地,妻子问我为何没给她发红包表示心迹?此月儿子武术培训与保险费用预计八千,耗费巨大,我沉默半晌。

五月二十日:五二〇(谐音我爱你)。消费主义为什么要迷惑人们赋予这个日子特殊涵义。或许人们平淡难耐的生活需要一点仪式感惊喜。只是光棍节、七夕、情人节、三八女神节等纪念日太多太多,令人感觉疲于奔命。金钱是表达情感的重要支撑,金钱直接对等情感表达却犹显商品物质,一串苍白空洞的数字能否代替情感金坚厚重?浮躁的现代生活,我们渴望的情感应该如何取态?

我以养儿耗资巨大为由塘塞;妻子以从未用度吾之钱财娇嗔。如此来往交锋数语,我还是决定发送红包示爱,爱一个人真令人身不由已。

我正行事之际,妻言何不返乡。时值周五晚间,周日复返成都犹显匆匆。但见妻子眼神几分期望于心不忍。夫君思妻情意切,爱妻出关急盼聚首。遂行,一场说走就走的双向奔赴,五二一相对五二〇异曲同工。

周六早晨大雨滂沱,我与儿子因事差点错过高铁,好在狂奔百里气喘吁吁终于上车,返乡落地排队核酸检测、辗转换乘农村客运汽车,下午五时到家,一路无话。

妻子因公翌日午间归家。周日早晨七时,我便到镇上市场买菜,既为家人团聚又为妻子尝鲜。买菜作罢乘车返村,我接父亲电话才知儿子也在场镇。我出门前卧床熟睡的儿子竟是假寐,他紧随我其后杀了过来。他让爷爷购买奥特曼卡片黑钻版,他忍受不了网购的漫长运输时间,玩乐之心迫不及待。

时间仓促,我让母亲在厨房帮忙打下手。身体抱恙的婆婆在外同儿子讨着话说;父亲骑着摩托不知踪影;大佬在地里收割小麦。

忙碌至中午,蒜香小龙虾、火爆黄鳝、烧烤鲫鱼、回锅肉等满满一大桌菜毕。妻子尝评菜品偏咸。成都与川北的生活地域差异让味觉稍有分别,更重要的或许还是我许久未做菜了,手艺生疏。

疲惫不言,作为完美主义者心性的我难免有些失落,总之只能下次再改进,慢工出细活。

饭罢,妻子接通知下午四时回单位开会。我亦因应变化购票同时返蓉。期间,我让妻子陪伴我片刻不从;其一人不厌烦困于沙发。

行车通往高铁站。我怀抱乖儿一路凝窗。妻询数语,我都两字简答。下车收拾行李,妻问我为什么如此冷漠?我无视其状冷复:跟你学的。

妻子热情向我和儿子挥手作别,我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带着儿子进了高铁站。抵达蓉城,妻子来电似乎察觉到了异样,她问我答,草草数语作罢;晚间视频通话,亦草草数语作罢。

接连数日,我没有与妻子分享任何生活日常,妻子晚间视频通话也只简短几句询问儿子。我心里十分清楚家庭不应该存在冷暴力,可我又不愿意主动委身找寻和解契机。

我累了。

有日八时,送完儿子进校,我在地铁偶想,辛劳工作与照顾儿子劳累,妻子缺位仍可接受,只是一场双向奔赴与认真用心换来的寥寥数语却将我深深刺痛。我们只是家庭生活工具?家的意义是什么?家的情感纽带怎样维系?人不能离开物质,为什么我们要逐渐被同化成物质,成年人的世界能不能不要只有物质?我们还可以有爱么?

或许是我错了。那只是妻子的本能。她醉心工作,丘山阻隔不能与家人经常联系,大大咧咧理解不了家人的情感需要。她一直认为情感是沉默的珍贵,最好把情感疗养交给时间而不是主动修复,是我多愁善感,是我有太多太多精神寂寞。

面对生活与家庭,我们都不应该要求太多,期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或许爱只是一种易变的表面感觉,家庭更多是厚重责任。

万物千娇百态,夫吹不同,请先多爱自己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