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西自驾之旅

疫情突如其来,我与妻子共休年假的计划改了又改。我居有疫地区的低风险区,妻子与儿子在全域低风险区,各地疫控政策悬殊,往来流通涉及居家隔离与三天三检,多重管理交织令人不甚劳烦。

我想尽量完整耍假,公休时间只得不断向后推迟一周两周甚至三周。妻子年休日期固定,期间我们还多次商量错开调休。无奈且郁愁,新冠疫情永远如此反复,我们应该如何取态呢?好在妻子随后因公事调整了休假时间,我们共待解封同行。或许顺实而为也是上天最好的安排。

归家首日,父亲、姑夫与岳父母麻将血战一日,我与妻子为四老忙备餐饭。清闲下来,我们才聊及假期计划。新冠疫情三年,我们都未曾出过远门。既然出省风险较大,那我们就出市。妻子与儿子都没有去过九寨沟,我亦曾多次提及与之共赏世间最美好的风景。

我联络导游同学了解当地防疫政策、住宿与路线。同学表示24小时绿码即续畅行;住宿与行程问题,手机上网分分钟解决。总之,担忧大可不必。妻子对于绿码通行不屑于顾,我也不想与之过多争辩,住宿与行程,其未评论。

妻子似乎没有太高兴致,我也不想做带头大哥妄作决断。男人对于有些事猥猥琐琐并不是没有主见,不要沉溺在孰强孰弱的争辩怪圈,大家一定要心领神会提前研判决断诸事的迸发风险。生活感性又要时刻保持清醒,这是一种自我回旋的精神愉悦。

天气炎热,风都带了温度。妻子看了一夜小说,整晚未眠,我于心不忍。

东方鱼白,我告诉妻子:说走就走。人生并不需要那么多规划,我们尽情拥抱变化。

收好衣物,备足泡面与凉白开,做过核酸,我们一家三口便向九寨沟进发。

水美九寨

舟车劳顿,抵达九寨已天色向晚。沟口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我之前对于防疫的过度担忧明显多余,人生似乎需要开拓与冒险?我在行程之前看中的枯山水温泉酒店,因妻子的片刻耽搁而售罄,即便如此浪漫也不应止步,时刻保持人间清醒与开心为要。我们一起品尝了牦牛汤锅、手抓羊排、青稞小饼与高原啤酒。价格小贵,份量还行,偶尔小小奢侈一把亦是情趣。饭饱酒足,驻足山涧溪流左右,随风飘动的阑幡远映灯光真叫人神清气爽。

翌日一早,我们在沟口乘坐观光车到箭竹海(原始森林路线方向)至下游览。沿途美景,妻子大发感慨并溢于言表。我们在箭竹海穿梭过程中,儿子发起了浑。好说歹说他就站在原地不动,也不准我们拍照。儿子说这里非常无聊,我也不知道如何让他感受自然之美的有趣,毕竟美是一种自我内心感受。我本意让儿子提前感受自然,现在观之无可奈何,感受美的能力应该如何培养?儿子不准我们拍照亦是内心不悦表现,这类拥有平权意识的个体“叛逆”觉醒竟然小小年纪就开始表现,我们作为家长应该如何与之交流值得思考。

我们围走箭竹海一圈,后下五花海走马观花。妻子嚷嚷体力不支,要我快点坐车去诺日朗。我们在中心站吃完泡面,大家便陷入了路线抉择的两难。一是继续行进,妻子体力不支;二是原路折返,胜景浅尝,意犹未尽,我心又不甘。

我们没有在诸多路线问题上争辩太多。我时刻保持人间清醒并深刻认同妻子的理念:出来玩是为了放松,而不是把自己搞得心神俱惫。

我曾历经过九寨沟最美的年华,妻子今至胜地一游无憾。我们两全其美。返程偶想,地震之后的九寨沟确实不及当年,或许只是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罢了。

黄龙瑶池

耗时一晚,我们到了黄龙。儿子喜欢刺激的高空缆车,不过他说乘坐时间太短。高原湿地潜隐黄龙寺,儿子想上一柱香,我购买了平安香,让他焚香许愿。愿有愿无都可,愿默愿言都要心诚。儿子无从知信仰,但可知敬畏。

钙华瑶池层层梯田叠映五彩流光,颗颗硕果金瀑垂涎。黄龙很美,如织游客摆出多种姿势取景。我旁一对年青夫妇,女子嗔怪男子将其照丑坏了心情,徒留男子一人错愕。一段浪漫的旅途何必如此?眼睛才是我们心底最好的风景,照片让我们看到更大的自己,还是我们曾经一起拥览过的美景。你看画中,还是人在画中?美是否真的需要装扮?男女相处需要懂得一种相守的默契与智慧。

下山途中,水色日少。妻言风光可惜,我言看坑未尝不可。天气大旱,不都是造物者之自然。

九红草原风光路

辗转若尔盖草原,途经九红草原风光路。天空下起了小雨,或许此处风光四时不同,但我更偏爱草色青青。天低地大,云块飘荡,我们蜿蜒穿行其中;帐房很小、牦牛很小、马儿很小。

一切那么近又那么远。

牦牛低头食草,高源湿地上的凹陷溪流只是天地的淡淡注脚。大块草原让我们暂时抛掉了钢铁森林,我们仿佛一只被突然扔进草原的轻轻小羊。

一切那么静又那么空。

没有荒凉与现代、美丑高低之分别眼光。旅行就要这样短暂沉溺与俗世忽忘。

若尔盖草原

我们到观景台观看九曲黄河第一弯,上行扶梯一层一首古诗,诗歌确实有利于丰富我们的审美,只道现代科技将全世界的景色浓缩重叠,我们选择太多导致感官麻木,九曲黄河第一弯没有给我们太多波澜壮阔的震撼,有些略显遗憾。

儿子下行楼梯走跑非常不安全,高原疾行同时还不利于心脏,我与之交涉不从,终以我在其前护跑的折中方案进行,为人父母在子女教育沟通与牵挂方面始终要用尽心力才行。

松州古城与牟尼沟

若尔盖与松潘同样凉爽。夜宿松州古城,闲逛与其他古城相仿。古城内车水马龙充满活力,年青人骑着电瓶车小黄。这让我们想起了泰国苏梅岛的租借摩托,手持玻璃瓶加的不是汽油,而是一段小确幸与青春。那时的我们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喜悦,现今却日渐老朽。

旅游几日,全身都充满了牦牛与羊肉味。我们在松州古城寻找美食,两家不同店面的牛杂味道迥异。装修阔气的店面失了味道,味道十足的小店却没那么起眼,说不清道不明,我们要寻找什么与坚守什么。

妻子说那家小店的牛杂十分美味。牛杂汤底上桌偏咸,后来时间悄悄的将这份浓郁调换,牛杂入口软糯脆滑,味道适中,汤底经过沉溺反而味淡。

我们去了市场,买了清真大饼,感受人间烟火。可惜天长地远,无法购买新鲜牛肉带回。

翌日,我们进入牟尼沟。二道海枯水未去,扎嘎瀑布慢行一览,我与老婆稍作几张合影留念。此次我们吸收以往经验,停车于绿阴之下纳凉用餐,闲适快活。期间,偶遇一对江油老夫妇,他俩自驾SUV,白日浏览景点,晚间停车服务区,睡眠于后座,节约畅玩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旅途方式,我们只能羡慕他们拥有退休宽裕时间。我具体咨询了返程之松平公路路况,其答崎岖多险。

妻子意从汶川方向绕路折返,又自评汶川无可玩景点。我未多言,一个家庭在重大决策层面上往往仅需要一种执行意见。妻思半晌,我们仍以松平路返归。车行小道,犹练技艺。我觉悟快速过弯又不希望产生过多离心力,必以外侧慢进,中间靠近内侧快驶而出。

一路风驰电掣,我们顺利归家。隔日,妻因劳热小病,我终日照顾。期待下次旅行,我们不要劳顿,只求休闲纯玩。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