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给母亲的猕猴桃

朋友带给我的那盒猕猴桃,搁桌上已经一周了,今天看来,竟让我有些烦恼。

猕猴桃对我而言,其实并不陌生。儿时,父亲每年都会从林场带回一筐猕猴桃,我天天候着箩筐,挨个挨个捏,偶尔碰到了软个,便立即吞下肚。遗憾的是,如今我已无法享受这份童趣了。

让姐姐拿回家给孩子吃好了?她却婉拒了我的美意。挂掉电话,我静默的躺在沙发上,突然灵光一动。我可以把猕猴桃送给母亲!她一定会非常高兴。萦绕在心头的烦恼终于消失了,可我却没有半点欣喜,情绪反而更加低落。

“为什么我没有想到母亲?工作太忙?无暇顾及?她来这边做工一月有余,我还从未陪过她,这又作何解释?”我不断反问自己。

我应该与母亲多联络,周末好好陪陪她。不知为何,我们之间又好像没有什么话题。除了辛勤工作,我更多时候只愿独处。迷茫的未来和微薄的收入,这就是我们进入社会独立生活的必经阶段吗?母亲。你能理解儿子的委屈;我却始终无法原谅自己的遗忘。

我得马上过去看看她。

走在夜色沉醉的大街,我突然有些哽咽。

“母亲每次见我。她都会匆匆仰头眼神真挚地问,你吃饭了吗?我吃过了。她还会重复问一遍,真的吃过了?随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钱让我去吃面。此时我总会刻意躲避,害怕自己控制不住眼泪。”

我越走越慢。手中的猕猴桃越来越轻。这么多年,我送给母亲的唯一礼物,竟是不足斤量的一盒猕猴桃。街上熙来攘往,不知母亲工作是否辛苦?她老了,不该过于劳累。以家里的状况,母亲大可不必出来做工。谁又不知道,她是为了我。面对迷茫的现实,我何时才能承担起儿子的责任?

我站在餐厅门外静静看着母亲。今晚她好像有闲,餐厅的灯光也很温暖。待她发现后,我才笑着等她迎来。

“你吃饭了吗?”她边问边从口袋里掏钱。

“你呢?”我反问道。

母亲支支吾吾。我拉了拉她的胳膊:“妈,我们一起去吃面。”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