攀越磨刀垭

车行竹下路,攀越磨刀垭。环山徐上,妻性焦躁,欲加码六十。道曲峻阻,侧崖千丈,我为慎保一家三口之安危而不从。争执数语,幸儿熟睡未觉。后有货车于前,然视线明朗,弯道从速超之。妻嗔斥此举有违交通安全,气氛默然。

崇山轻过,坦途迎面。妻感言槐树坝较开峰村尤胜,我蔑笑其不知区位优势之便。妻娇揉卫生纸团袭呼:闭嘴!我要和你离婚!

悬河急止,摇头轻瞥。但见妻抱寐儿,表情刚毅,神黯泪浸。吾顿觉心坠气促,匆忙安慰。妻无色无言无理会。一路致歉终无果。

入夜就寝,妻示八字:深刻反省,究错寻根。思来想去,我何错之有?眠失三更,心绪烦麻。望着熟睡的妻子,熟悉又陌生。奉职成都,离多聚少,古言久别胜新婚,我们未何这般争吵?比较两地优劣,我用理性逻辑思维分析,妻或因天堑变坦途即刻情感速判。我无意事实对错?只是不解话题理性竟然带来家庭战争?她为何不能和我理性谈论?愤怒让人委屈。究竟是我变了?还是她忘记了思维成长?也许夫妻之间不应该深度思考。她选择的是态度,我对她的态度,锁事根本不值一提。

长期以来,我对她一直秉持「团结-批评-团结」政策。毕竟一个家庭需要舵手保持理性与感性的平衡。这样做是否过于冷酷?苛刻维持秩序本身就是倚偏,更何况爱并不能分解,她需要亲密的温暖。

我确实错了。我未从夫妻立场多向度考虑问题。我只知就事论事,忘了顾及她是我的爱人。理性真令人冷漠唉!

我不该这样。关于我的态度,妻子定是积怨久深。曾经我单膝跪地向她立下的誓言:永远待她好。这几年我有些飘了!

我转身试图拥抱妻子,她撤阻几番便不拒之。

我像胶漆一般贴裹着她,亲昵耳语:“老婆。对不起,我忘了初心”。

她嗔动几下:“你在哪学的这一套?看你表现”。

我未再多言,星辰同眠。

《男人女人》

什么是男人?什么又是女人。

别问太多。更别苛责你的爱人。

努力奔跑吧。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太阳。

偶尔花落了。终究不过春夏秋冬。

寂静孤冷的深夜与熊熊燃烧的火焰。

你打捞的月亮是否还在井里?

勇士遵守指令的骄傲。

没有巨人。只是我将脑袋埋在土中。

祈祷粗糙的阳光让石头发芽。

One Comment

A WordPress Commenter April 8, 2019 Reply

Hi, this is a comment.
To get started with moderating, editing, and deleting comments, please visit the Comments screen in the dashboard.
Commenter avatars come from Gravatar.

Leave a Reply